•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美防长力挺中国参加环太军演:可应对2个共同敌人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19 05:25:53
    【字体:

    焦作哪里能做高中毕业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这两天军队武警人事变动频繁,四川、河南、湖南、安徽、内蒙古等多个省份武警总队主官集中调整;原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被曝任军科院院长、原广州军区副参谋长郭玉军少将任东部战区副参谋长;第一集团军军长冯文平履新浙江省军区司令员……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得提醒一下,上述人事有些早已调整,只不过是最近才公开;也有一些变动是新近发生的。

    比如陈守民少将。

    5月6日下午,海南省军区召开宣布中央军委关于海南省军区司令员调整命令大会。军委国防动员部政委朱生岭宣读了中央军委命令,任命陈守民为海南省军区司令员。

    三年3次履新

    这是陈守民三年来第3次履新。

    2014年3月,在总参谋部任职的陈守民“空降”广州军区,出任副参谋长;仅仅半年,他又调任广州军区下辖的湖北省军区司令员,接棒已调任海南省军区司令员的张践。

    陈守民(中)到湖北基层调研

    7个多月后,陈守民改任海南省军区司令员,再次接棒已赴东部战区陆军任职的张践。

    海南省军区与湖北省军区均属原广州军区管辖,现在均转归南部战区管辖。经历军改,张践跨战区任职,陈守民仍属本战区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发现,今年56岁的陈守民既有石家庄陆军学院、国防大学的学习经历,也有部队基层工作经验;其从军以来,既有解放军总部任职经历,历任总参作战部一局正团职参谋、副师职参谋、副局长等,也先后在北京军区下辖的北京卫戍区,以及广州军区任职。

    此次调往海南省军区,他迎来第三个正军级职位。第一个是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其晋位正军职;第二个是平级调任湖北省军区司令员;这一次,他再度平级调动。

    家乡的救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守民是湖北汉川人。2014年9月调任湖北省军区司令员,对他而言是回乡任职。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与其他省军区任职的同仁相比,在家乡20个月工作期间,陈守民经历了重大考验。

    2015年6月1日晚,“东方之星”客轮在湖北监利水域沉没。湖北省军区承担救援任务。根据媒体报道,事故发生后,湖北省军区第一时间派出救灾应急指挥组,由陈守民司令员亲自带队,紧急赶赴事发现场指挥救援工作。

    事后陈守民介绍,当时湖北省军区组织了驻荆州部队,预备役的舟桥部队,以及千余名应急分队民兵,1个小时就赶到了现场。不同军种的多支部队根据边行动边报告、边到场边展开的原则展开协同救援行动。

    他还对媒体表示,李克强总理现场看到救援过程后,充分肯定了军方的救援工作。

    总部的历练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总参谋部的历练对高级将领来说至关重要。陈守民在总参任职多年,参加过诸多重要的军事活动。早在2005年,他就在“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出任中方导演部计划组组长,此后身为大校的陈守民向媒体透露,“演习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超过预期”。

    陈守民(右)将《“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大型画册赠送给俄方

    2009年陈守民还与军报记者联合在《解放军报》撰文,表示全军将展开战略战役层面联合训练。

    2011年11月总参谋部战略规划部成立,当年晋升为少将的陈守民调任该部副部长。根据官方介绍,该部门主管军队建设发展规划,职能包括拟制军队建设发展规划计划和改革方案、提出军队战略资源宏观调控建议等。

    官方媒体还援引外媒的评价称,“战略规划部将成为军方高级智库。”

    在这个岗位上,陈守民参加了不少重要军方的外事交流。如2012年3月德国陆军监察长威尔纳·弗雷尔斯的首次访华,时任总参谋部战略规划部副部长的陈守民随时任副总参谋长蔡英挺与威尔纳·弗雷尔斯举行会谈,双方同意深化两国陆军之间的交流合作。同年8月,陈守民随同蔡英挺出访美国,会见了美太平洋陆军、空军及太平洋舰队高级将领,并参访了太平洋舰队宙斯盾驱逐舰。

    “5个如果”和南大门

    2014年,军报记者到广州军区调研。当时还在广州军区任副参谋长陈守民向记者介绍了自己对军队建设的理解。根据军方媒体报道,陈守民一口气提出了“5个如果”:

    如果各级指挥员弄不清现代战争怎么打,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

    如果作战需求成不了“总引擎”,战斗力标准就落不下去;

    如果领导机关形不成合力,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就难确立;

    如果在选人用人关键环节不能树立鲜明导向,战斗力标准就是水中月、镜中花;

    如果长期形成的和平积习、不良作风不改变,战斗力标准总有一天还会被不正之风所淹没。

    而今陈守民从“沿江”调往南海前沿,面临的局面更为复杂。

    在5月6日海南省军区召开的宣布省军区司令员调整命令大会上,海南省委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罗保铭就指出,在党中央和习主席经略南海的决策部署下,海南的战略地位越发重要,今年又是省军区划归国防动员单位的第一年,部队转型升级,体制调整实质启动。他希望各级各有关部门和省军区紧盯南海形势,在守好祖国南大门上担当大任。

    陈守民此番执掌的海南省军区,是一支具有悠久历史和光荣传统的英雄部队。

    该军区在1950年由解放军琼崖纵队改编而成,曾参加过西沙、南沙自卫反击作战,2004年更名为“海南省军区”。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该军区现下辖海口警备区、三亚警备区及海南其余各市县的人民武装部,同时还管辖三沙人民武装部,负责该地区的战备执勤、内部保卫、军警民联防、武器弹药库管理,并负责配合渔政渔监部门出海执勤,维护国家海洋权益。

    刚履新的陈守民表示,他到这个重要战略方向任职,深感责任重大,将全力以赴,把省军区建好、用好,把驻军部队统筹好、协调好,为守好祖国南大门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资料| 解放军报、中国新闻网、财新网、澎湃、南海网、大公网、中国日报

    3月25日晚间上市公司利好消息一览

    原标题:长沙同性恋婚姻登记案败诉后:辞职上诉,将公开举行婚礼

    4月13日,全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案”在湖南长沙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孙文麟和同性恋人胡明亮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这场诉讼的败诉在很多人看来是“意料之中”,包括孙文麟。

    4月13日,胡明亮和孙文麟在法院外接受采访。 东方IC 图

    但这场诉讼仍然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败诉后的第二天,胡明亮照常去上班,在他工作的小区里,一名业主认出了他,胡明亮大方地承认了,又问这名业主会不会支持他。孙文麟则选择了辞职,“我还要继续上诉,虽然同事没说什么,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耽误大家的工作”,孙文麟还有更多打算,他开始筹备在长沙成立一个同性恋组织,并着手策划“100场同性婚礼接力”活动。5月17日,孙文麟和胡明亮的婚礼将在长沙举行。

    2014年,27岁的孙文麟和37岁的胡明亮在网上认识,从见面的那天开始,两人就天天在一起。2015年中秋节,孙文麟带胡明亮参加了家里的家庭聚会,“那天我爸跟他讲了好久的话,觉得我跟他有共同的生活目标,也相互喜欢,完全可以成为彼此的家人,和那些异性恋夫妻一样。”孙文麟说。春节时,孙文麟也跟着胡明亮回了湘潭老家。相对于大多数同性恋者来说,孙文麟和胡明亮来自两个相对宽容的家庭,此前也有过不理解甚至抗争,但他们的家人都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接纳了他们的伴侣。

    2016年4月,孙文麟躺在出租屋的沙发上。

    “像其他异性恋夫妻一样”促使他们有了去结婚登记的念头,2015年6月,孙文麟和胡明亮手牵手走进了长沙市芙蓉区婚姻登记处的大门,去的时候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带着《婚姻法》、《宪法》,还特意准备了一面锦旗。如果成功就献上锦旗,不成功就只能掏出法律。孙文麟已经做好了应对了准备,按照孙文麟自己的解释,我国婚姻法中并没有明文禁止同性恋结婚登记。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翻了半天,找出《婚姻法》第五条:“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中出现的“男女双方”,孙文麟则解释称“男女双方”不能在语法上理解为结婚登记的双方必须是男女,存在“能指与所指的矛盾”。但他的这些说法最终没能说服婚姻登记处的任何一名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甚至拿他们的身份证去电脑系统上验证,他们的这种情况连系统都录不了。

    在婚姻登记处碰了钉子后,孙文麟、胡明亮不断的给芙蓉区民政局寄信打电话,但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回复,在他们看来“民政局根本就是在不停的推脱,完全没有想解决问题”。

    4月25日,孙文麟和胡明亮在法院门口拍摄小视频,准备发布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

    12月16日,他们以芙蓉区民政局拒绝为孙文麟办理结婚登记涉嫌行政不作为为由,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材料,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婚姻登记。2016年4月13日芙蓉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驳回了孙文麟、胡明亮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申请结婚以及办理结婚登记的基本程序等作了专门规定,我国相关婚姻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结婚的主体是指符合法定结婚条件的男女双方。孙文麟、胡明亮二人均系男性,申请结婚登记显然不符合我国婚姻法律、法规的规定。孙文麟、胡明亮的诉称理由不能成立。

    作为我国同性恋结婚登记的“第一案”,败诉的结果其实并没有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在孙文麟看来,走上法庭那刻的仪式感已经足够强烈,开庭当天孙文麟、胡明亮手牵手从法院大门进入,进门之前还向在门口围观的媒体记者和群众分发了喜糖。“不管结果怎样我们都会面对,并且坚持到底”。

    登记成为合法夫妻,不仅意味着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和包容,还有着法律上对两人关系的保障。生老病死、财产继承等等这些,很多时候都需要法律上认可的配偶才能一起处理和承担,婚姻的围城不仅仅是爱情。“虽然自己现在还年轻,暂时还没有这些问题,但人都有生老病死的。”孙文麟希望他们的行为能够鼓励更多其他同性恋伴侣,“如果我们领成功了,其他的同志都会去领的。”

    2016年年初,两人搬进了现在租住的房子里,向法院提起诉讼后,他们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两人在小屋的墙上挂上了一面彩虹旗。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